东拉西扯广播电台

想要谈恋爱!😲

提供一个脑洞,

你看嘛,动植物修炼那么多年,叮,成精了,全都想变成人~

修仙的人,怎么就没有一个想变成动植物呢??????

仙道得有人传承,但仙班统共也就那么几个职位,资质平平的挤破好几个脑袋也进不去。古人言,鱼鸟各适,修仙也不是只有天庭公务员一条路可以走的嘛,成妖的缺位是不是总得有人顶的,豁的一棵大树突然成精上天留下一片天雷劈过的焦土多破坏生态平衡啊。

所以!!有人写个“为了成为xxx(某种动植物)而修仙”的文吗!!_(:з」∠)_

感恩。。。。

比如说我们可以设定一个门派,哎哟就叫白云派吧,就在那仙气飘飘的白云山上。门主是个不长进的,叫盼达真人的,修真的目标是变成一头熊猫,啃竹子,cui空调。他的师傅现在是头长颈鹿,以前是条汉子,已经退位很多年。门派里的后辈也都不成器,想当兔子仓鼠的有那么一半,还有猫狗,柴犬是热门,蝙蝠占少数,植物也有,多是牡丹国色,常和芍药方阵发生争吵。and so on

---------

“那师兄呢,师兄修仙是为了什么?”

“起先我是想变化成为一只鸟的,鸟多好,翱翔于天际,不惧风雨,无忧无虑。想上山崖看日出,飞过去,想去湖里捞鱼,也飞过去,怎么快活怎么来。说起来也有想变成鱼的,你看那柳师兄,唉,木头脑袋,最想变的就是一条鱼,一个渔翁,捕了那么多年鱼,炖鱼烹鱼烤鱼红烧鱼,最想成为的竟然也是鱼,你说妙不妙?……后来我觉得还是做石头好,想去哪就顺着山坡滚一滚,不痛不痒。不想动了就蹲着,看黄昏,看黎明,看落雨,看雷鸣,看到海枯 我也不烂,啧啧,寿与天齐呀!”

“那师兄要是给人扛去做房梁可要怎么办?”

“那也待着,看他们娶亲,看他们生子,看他们云雨,呸,看那房主人一代代轮换更替,所谓人间百年,也不过弹指须臾,能伴他们走过生老病死离合悲欢不也是一大幸事?……你呢?小个子,想好了吗?你以后是想做什么,是欲醉心黄白?通研五经?通晓那万般变化?还是做个无名小卒偏安一隅?”

“做师兄。”

(师兄凝重地咽了一下口水)

【梗】

背景:

哥哥是刑警,弟弟是小鬼。


抽样描述:

--------孽缘------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小朋友,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告诉哥哥你家在哪儿哥哥带你回家。”

绝对不可同鬼搭话。


-----------领导谈话------------

“小王同志,我看你印堂发黑罡火低,近来可得小心行事,莫得撞见灵体。”

早两天说会死?


---------闹鬼---------

“哥哥,你不是说要带我回家的吗?”

“哥哥,你怎么还不带我回家?”

王源瘪着嘴,眨巴眨巴眼睛,一脸可怜。他本就长得好看,皮肤白净,眉眼分明,除开嘴唇少了些血色外,随便带到街上去也是幼儿园园花园草的级别。甫一示弱,就又多了几分让人拒绝不了的味道来。即便是心如利铁的人看见,也是要软下那么几分钟心来,更不用说是王俊凯了。山呀、海呀,想要什么都拿去吧,只要不伤心了,别说回家,就是移山填海也完全不在话下。

如果他不是小鬼,如果他不是正踩在王俊凯的脸上的话。

王俊凯翻了个白眼,盖上被子,决定眼不见为净。


-------------请求弟弟帮忙调查案件----------

“小子,帮我个忙?问问那老姨她怎么死的?”

王源不说话,别过头假意没有听见。眼珠子却又偷偷斜回来,观察王俊凯的反应。看到王俊凯的眼神飘过来,又赶忙移开假装此处风景独好。

王俊凯看在眼里,头皮跳了跳,感觉自己又老了好几岁,苦大仇深状道:“一盒八喜。”

这边王源的尾巴是几乎要翘起来,在天上做了二十三个旋转跳跃才终于稳住心神,伸出两根指头,比了个二。

两盒。

“行,成交。”

两厢满意。


------------------

补充设定:事实上弟弟是生魂,年龄没那么小。不过这是后来的故事了,欢迎抱走写文么么扎。感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设定好适合卖萌了萌即正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努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梗】王先生

tip:供梗

我真的没有办法说出很简洁的话。。

----

王先生是一家杂志社的插画师。一个人住,有时候一个人会忽然觉得好寂寞。所以他就向天神许愿不要再这么寂寞了,空气都要结成冰了。

于是啊,王先生寂寞的肩膀上就长出了一株小小草。小小草长大了,结苞了,开出了一朵源小花。

源小花很乖,不哭也不闹,坐在王先生的肩膀上,看王先生画画,陪王先生交稿。只有王先生一个人能看见他。

虽然源小花不会同王先生说话,但是日子有了他的陪伴让王先生感到很安心。空气也温柔了起来,泛着橘色的光。


王先生的隔壁搬来了一个新邻居,也是一个王先生。年纪比王先生小一点,我们管他叫小王先生。

小王先生是一家杂志社美食栏目的专栏写手,和王先生算半个同行。

小王先生刚搬来的时候,王先生带着新买的泡面和源小花去和新邻居打招呼。小王先生笑眯眯地探出头来,肩膀上乖乖坐着一朵凯小花。


王先生和小王先生就这样熟悉了起来,常常到对方家串门交流小花养育的心得。其他邻居不懂得,偷偷觉得姓氏相同真的是很好的缘分。只有他们知道,只有他们俩的肩膀上乖乖坐着两朵好好看的小小花。

王先生把小王先生的家里整理得整整齐齐,小王先生把王先生家的厨房打扫得干干净净。

王先生收好了小王先生丢来丢去的袜子,小王先生扔掉了王先生各式各样 的泡面。


王先生不好意思问小王先生小小花的名字,因为王先生的小花名字就是小王先生名字。

小王先生也不好意思问王先生他的小小花叫什么名字,因为他的小小花也占着王先生名字的一个字。


有一天晚上,小王先生在王先生的厨房里煮晚饭,王先生想要是一辈子都这样有多好。

还有一天晚上,王先生蹲在小王先生的书柜前整理堆得乱七八糟的文学名著,小王先生想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王先生带小王先生去了自己的家乡,见自己的爸爸妈妈,带小王先生坐长江索道,站在长江边告诉小王先生从南滨路的这头到那头是很长很长的距离。

小王先生带王先生去了自己的杂志社,见自己的工作伙伴,把同王先生一家的合照编辑在新一期的美食推荐上,告诉读者全世界最好吃的餐馆就是家。


一天早上醒来,王先生发现自己肩膀上的源小花已经枯萎了。他轻声和他说了声再见,帮小王先生掖好被子,又睡了过去。

感谢所有,他已不再寂寞。

【梗】丈夫的秘密

tip:供梗,故弄玄虚

 
 

----

于蕾是一名家庭主妇,一日在同做明星的丈夫王俊凯发完例行晚安短信之后,正在整理物品的她,在丈夫的西服的贴身口袋的夹缝中发现了一把钥匙。
怀着强烈的窥私欲与负罪感,她用这把钥匙试遍了家里的每一个带锁的抽屉,但都毫无所获。

就在心灰意冷之际,她猛然想起家里的藏物间有一个让她耿耿于怀的古怪箱子。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她将钥匙插入了箱子的锁孔,严丝合缝。在箱子里,她看见了一叠封存甚好的丈夫同他的工作伙伴王源的亲密合照。

丈夫的秘密昭然若揭。
十年间的婚姻信任轰然崩塌,但是感情并非儿戏,怀着最后一线希望,她调出通讯录,打出了第一个电话,对方是丈夫初中时结交的挚友,但无人接听。于是她又打了第二个电话,这一次是丈夫的助理,也依旧是无法接通。连续碰壁的她瘫坐在沙发旁,眼神空洞。良久,又举起了自己的手机,这一次她打给了自己的闺蜜,从小玩到大的闺蜜。在听完她声泪俱下诉说之后,闺蜜语调平静,一副无出意料的模样,告诉她,“离吧,早就该离了。”

仿佛全世界都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于蕾不甘心,这一回她拨通了私家侦探的电话。既然无法挽回他,那不妨两败俱伤。她投入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请私家侦探跟踪偷拍她丈夫出轨的证据。看着那些私家侦探传回来的亲密照片,她的手止不住地颤抖,泪水汹涌。她将这些照片匿名发送给了各大报刊,然而均被丈夫强大的公关团队压下,未溅起丝毫水花。

随着事态的发展,她的怨也转化为了恨。她得到了王源的地址与电话,开始了针对王源的不间断的疯狂骚扰与恐吓。事情也越闹越大,上了各大娱乐新闻的头条,然而她的丈夫与他的情人依旧没有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任何相应的代价。

她从蜗居的公寓走上街,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天空阴云密布,教她无法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她走进警局,义正言辞,声泪俱下地声讨丈夫的无情与自己的不幸请求国家的公道。随即警员露出狰狞的面孔,将她带入了审讯室。

她终于明白,所有人都是一伙的,只有她为世界所背弃。

电视上新闻滚动条滑过,“王俊凯王源,十年同舟,一生白首。”

---

为了避免误会,解释一下,这女孩有妄想症,王俊凯根本不是她老公。

梗概里有线索。

【梗】兔尾巴

继续讲点睡(神)前(经)故事


王圆圆小朋友最近有一个烦恼——他的头上长出了两个犄角!要是被幼儿园的小朋友们知道每个人都来摸一摸可就有点儿不好玩了,所以他只好每天戴着毛线帽去上学。
可是这一天到学校的时候,他发现每!个!小!朋!友!的身上都长出了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潇洒的白鬃毛,老可兮兮的羊胡子,毛茸茸的兔尾巴,毛茸茸的兔尾巴,兔尾巴,兔尾巴……啊!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摸一下……
兔尾巴是大班小朋友王小俊的……一动一动的贴在吊带裤后面,真是可爱爆了。但。是。王小俊小朋友是不会大家碰自己的可爱小尾巴的。
王圆圆小朋友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了。
“营养餐的小饼干都给你!可以给我摸一下你的尾巴吗?”
“不行!”
“妈妈买了新的游戏机,给你玩你可以让我摸一下你的尾巴吗?”
“不可以!”
“犄角也给你摸好不好?”
“不好!”

哦王圆圆的整个世界都灰暗了!!!

但是妈妈说过,人是不可以随随便便放弃的!!!

所以!!王圆圆小超人!!就!!!成为了——王小俊的——小。狗。腿。

“今天老师奖励给圆圆两颗五角星,圆圆分给小俊哥哥一颗!!”

“妈妈买的水果糖好好吃圆圆和小俊哥哥一人一半!!”

“小俊哥哥什么都会好厉害!!!”

“老师布置的作业太难了救救圆圆啊小俊哥哥T_T”

“啊啊啊啊啊!!圆圆想吃冰淇淋啊圆圆要因为吃不到冰淇淋而死了啊!!”

——“好吧,我请你。”

在圆圆的不♂断♂努♂力下,两人结下了(看似)深厚的友♂谊。而王小俊也终于同意让圆圆摸自己的尾巴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王小俊小朋友。。。我是说。。。所有小朋友的尾巴犄角小耳朵什么的。。。。全部!!消失了。。。。。。。。。

在王圆圆短短四年的人生中,他又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哇————————————圆圆不活了。。。。。。。。”

画外音:没关系啊你还有哥哥ヾ(*´∀‘*)ノ】

【梗 】背后灵

王大圆小朋友今年四岁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班里新来的转学生王小俊有阴阳眼发现了王大圆小朋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秘密。
原来王大圆小朋友有一个背后灵——王俊凯先生,当小朋友不喜欢王大圆小朋友的时候,王俊凯先生就会跑到小朋友的梦里强迫小朋友喜欢王大圆小朋友。
哇,这实在太恶劣啦。所以正义的小朋友王小俊被这么霸道的帅哥哥迷住啦!:)
“哥哥哥哥,你和源哥哥在一起好不好!”
王小俊小朋友也有一个背后灵——王源先生。比起俊凯先生的霸道,源先生就任性得多啦,比起帮助小俊小朋友人见人爱他更喜欢“欺负”小俊小朋友。但是小俊小朋友还是很喜欢他的源哥哥:)

“大圆大圆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有背后灵的小朋友!虽然你看不到,但是我想两个哥哥没有朋友一定很寂寞所以我们要经常在一起玩!”

“天哪你们怎么可以在小朋友面前做这种事!小圆圆才四岁!!”
“他又看不到——”
“我也是小朋友!!!!╰(‵□′)╯”


“小圆圆做我男朋友吧!我快忍受不了那对不要脸的坏大人啦!”
“不是一直都是吗?”
“???????????!!!!!!!//////口//////好害羞!!!”
“男的朋友\(≧▽≦)/”


【文】交年


 

 

客厅角落里的局部降雪已经落了有一个晚上了。

入冬时刚买的富贵竹已俨然长成了一座造型奇异的迷你雪山。新抽长的叶子大咧咧地伸在外头兜了一勺子雪粉,落在地上,淌了一地的水。

 

马思远半跪在地上,仔细地用抹布抹干湿漉漉的地面。“这可怎么落脚啊。”他想。

 

灶台上的土豆饼冒出焦黄的香气,有一面已经熟了。马思远直起身小步跑回厨房赶忙给他们又翻了一面。马铃薯和花生油交织的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房间,安逸饱满,如同秋末丰熟的阳光。

 

等他端着小碟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雪已经停了。

带来降雪的这位客人正自觉趴在沙发上等待着马思远的投喂。

 

“你得给我让个位置,好让我坐下来。”马思远说。

 

客人似乎没睡醒,懒洋洋地收起尾巴,绕了个圈,试图把自己高高地盘了起来。不过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手和脚连带尾巴一起绕成了一团打结的毛线,又一个不稳头朝地摔了个麻花状的大马趴。马思远忍住笑,轻轻拍了拍他的头,说,“还是放在我的腿上吧。”

 

客人显然很喜欢今晨的土豆饼,手里抓着两个,嘴里叼着一个,脑袋的犄角上还夹着一个。是招饼龙子啊。马思远想。

“悠着点,不要蹭到我的沙发上。”马思远抱着纸巾盒,不知道该把手往哪儿放。

 

 

“你不去找他吗?”马思远酝酿了一会儿,忍不住问。

 

客人摇摇头,“不去。上一次是我找他,所以这一次换他找我。你知道我们两个要是一起互相找的话,反而更容易错过呢。”这时候他已经彻底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了,而肚子里已经塞了有二个、三个、或许是四个土豆饼。

 

“等人可时间麻烦事啊,要是……要是他不来了怎么办?”马思远的鼻子酸了一下,他想到了转学的Karry。他还会回来吗?可是那个既麻烦又碍事的家伙才走刚一个月,有什么好想的呢。可是他已经走了有一个月了啊。

 

“不会的,他会来的。”语气笃定。

 

“这也是公务。”他又加了一句。“我们每十二年都要这样互相找一次,传递守护下一年的信物。明年的守护神就是我了呢。”

 

“那他就是只兔子咯?……我是说,这个……形态?”马思远问。

 

“你怎么知道的?”客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马思远。

 

“我猜的。”马思远捂住嘴,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看来神界也不是很清楚人界的文化呢。

 

“给你说件好玩的事吧。”客人扬起头,有笑意将将从嘴角流泄出来,“上一年是他和大虫交接。恩,大虫,就——姑且算是一只老虎吧,你们觉得的。他找了他很久,从西沙滩到瞭望塔,连动物园都去过了,那里的环境可糟了,你该和方盒子里的人说一下,让他们过得好一点。对了,你知道他最后在哪里找到的大虫的吗?”

 

“在哪儿呢?”适时地把话接下来也是最基本的礼貌呢。

 

“在下水道里!他卡在了下水道里,因为太胖了哈哈哈。”马思远看到客人的胡须几乎都要飞起来了。

 

 “可你们不是十二年才见一次面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他写信告诉我的。就是,信。”客人有些着急,用爪子生硬地比划出一个方盒子的形状。

 

“原来是信啊。”马思远会意了。Karry会从美国写信过来吗?万圣节、感恩节、平安夜、还有圣诞节,圣诞节贺卡。戚,忘恩负义的家伙!

 

“我们把地球划分为12个区间,每24天都会绕地球转一圈。停留下来的时候,他就会给我写信,我也会给他写。其实也没有那么正式,就是记录一些有趣的事情。不过和你们不大一样,我们不写在纸上。有时写在礁石上,有时画在沙堆里,还有时候是蟋蟀的翅膀上。有一次他把信写在了山石的夹缝中,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就不给他写了,24天以后才看到了他的道歉信。你说他怎么会想到要把信写在那么一个奇特的地方里呢?”

客人瘪瘪嘴,又回忆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一次他把信写在了防风林的针叶上,让他找了一整个白天。夜晚月亮高高地升到天上,给海面镀了一层银光。当第一阵风从陆地吹向海面,针叶摩擦出唰唰的声音的时候,他终于听到了他给他留的话,“想和你一起看夜晚的海”。

 

听起来与其说是抱怨,倒不如说是炫耀。马思远暗自腹诽。“说起来老虎叫大虫,你叫王源。那他呢?他叫什么名字?”

 

“王俊凯。”

 

“噗嗤——”马思远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我还以为是什么顶厉害的名字呢。”

 

客人不大高兴,眉头皱的老高,凑过头轻轻咬了马思远一口,留下两排小小的牙印。还真护短呢。马思远想。

 

“我是说,你是龙,是水,是水源,是滋养万物初成的生命之本。所以……”

 

“是风。”客人打断了他的话。“是美好温和的风,是播撒生机的和煦温柔的风啊。”

 

马思远想到了春天,积雪初融时的茫茫原野。雪水渗到土里,润醒了沉睡的冬芽。动物开始活动,从土里探出灰不溜秋的小脑袋。春风携着暖流自南方而来,凯风自南,带来了种子、候鸟与生气。草叶初长,冰河始解,野旷天低。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

 

“请给我做一些胡萝卜味的土豆饼好吗?”客人请求道,“我想给他也带一点。”

 

“我会给你回报的。”客人又补充了一句。

 

“不用了。”马思远摆摆手,“你陪我待了这么久就已经很好了。厨房里正好还有一些胡萝卜和土豆,要和我一起做吗?”

 

“真的可以吗?”客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跟着马思远蹦跳着到了厨房,眼神随即又迅速黯淡了下去。“不用了,我看你做就好了。我做不好的。我弄坏过三个铁锅、四个电饭煲、还有一个煲汤的土做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砂锅。”马思远耐心地补充道。挽起袖子,冲洗起了土豆与胡萝卜。

 

土豆要切的大块才能保证香味不被流失,胡萝卜是点缀只要弄成丝就行了。油要多放一点,才能锁住香和脆。冬天排骨汤的胡萝卜要放大块才会清甜,干香菇不要炒直接煮汤才能开成香嫩嫩的小雨伞。

 

“你在这里选一个吧。”马思远听到客人说。

 

他回过头,看见客人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个橘色的小纳物袋,正解开绳把东西往外倒。胡萝卜、胡萝卜抱枕、胡萝卜薯片、胡萝卜橡皮擦、胡萝卜味功能饮料,甚至还有一个胡萝卜形状的掌上游戏机。让马思远觉得又好笑又好气。

 

“停停停,不能再倒了!再倒下去房间都要被塞满了。”马思远喊道。

 

客人终于停下了动作,把纳物袋的开口系好,讨好地望向马思远。就好像湿漉漉的小鹿,马思远想。

 

“你在这里选一个吧。”客人又重复了一遍。

 

“我给你取个英文名叫peas好了。那个小勺子怎么样?”马思远随手指了个和胡萝卜不相关的东西问,他知道那些东西都是给另一个人准备的。

 

“这个不行。”客人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这个是上一次交年他给我的。这个呢……这个金的可以吗?还有,为什么要叫我peas?”①

 

马思远讪讪的笑了一下,“这是秘密。”

 

 

电视机里的节目好几十年也没有翻出几个新花样,影视剧演员春草似的换了一茬又一茬,编剧内容却依旧是换汤不换药。婆婆媳妇吵吵几十年没个消停,第三者生生开了好一池白莲。好容易出了个新形式的综艺又是全民一拥而上山寨复山寨,山寨何其多。看得马思远是哈欠连天。

 

“他来了。”客人突然直起身子,朝房间的角落扑了过去。

 

那是一只兔子,大,皮毛光洁。说不上有什么特点,但是只要看上一眼就绝对忘不了。“让我先睡一会儿。”客人轻车熟路的蜷在了他的温热的颈窝上,轻轻打起了酣。

 

“你……”

 

“嘘。他睡着了。”兔子先生轻声打断了他的话。“他总是这样。”

 

有那么一瞬间马思远觉得他是在笑。可是兔子得怎么笑呢,真是冷糊涂了吧。他想。

 

“Karry他说他会回来的。”他又补充了一句。

 

“是……吗?”马思远恍了一下神,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位客人已经不见了。也不知是跳走的还是飞走的。

 

钟楼的钟“当——当——当——”地敲了起来。马思远打开窗户,一片雪花轻轻吻上了他的额头。

 

“谢谢。”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We were like peas and carrots. ——《阿甘正传》翻译:我们就像豌豆和胡萝卜(我们形影不离)。

“俊”表意积极,以美盖之。“凯”取和、柔之意。诗经有“凯风自南,吹彼棘心。”(《诗经·邶风·凯风》)此处凯风有两解,一曰和风,二曰夏风,本文取和风。

关于马思远的名字。马有“胡马依北风”(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谓胡马生于塞北,恋北风而依依,喻游子恋乡(人)。所谓“思远”,有“所思在远道”,“绵绵思远道”,无外思妇盼归。离人望还,留妇盼归,便是当归,当是归时。(听我瞎掰)

【文】

这一日王俊凯起了个大早。

 

秋末山城的清晨不可不被称为萧索。连绵的秋雾罩住了整座城市高昂的头颅,黄叶飒飒地落在行道的两旁,连同前日有幸躲过保洁员扫把的,残存在下水道夹缝里的那些,被过路的行人踩出噼啪的声响。

 

王俊凯踩着轻快的步子在行道上噼里啪啦的疾走着,穿着大件的风衣,还有一条浅灰的薄围巾,不让人认出来,要知道这个日子秋意已经很深了。

他的嘴角还挂着笑,回忆着刚刚做下的傻事——在百货超市偌大的玻璃橱窗上写下了他和王源,他的小恋人,的名字,还有一颗内敛而别扭小爱心——虽然被他擦掉了。但他还是像个偷吃了蜜糖的孩子,又或者说小仓鼠更为合适一些,为这曾经存在过的,昭示他巨大喜悦的文字,而窃窃感到高兴。

 

俄国某位大文豪曾经留下过这样的言语,“当我们爱别人的时候,生活是美好快乐的。”而此时的王俊凯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心境。

朗朗的晴空会突然下雨吗?地球会忽然停转吗?河水会倒流吗?整条银河的星星会在某一个晚上扑通扑通砸下来吗?

可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下雨了又如何?地球停转又如何?河水倒流星辰掉落又如何?

他,王俊凯,恰恰步入十六周岁,刚刚晋升为王源,哦,王俊凯的王源,的恋人的王俊凯。如果可以的话,我是说,如果快乐和满足可以转化成力量的话,他大概可以将乌云驱散,叫地球运转,重新挖一条顺流的大河,把掉落的星星一颗一颗装回原来的地方发热发光。

你看吧,爱是多么的奇妙啊。

 

王俊凯看了看表,加紧了脚下的步伐,他可不想让他的小恋人久等。虽然手表的指针离见面的时间还差了四分之三个大圈,根本不可能晚到,甚至可能还要再等半个小时之久。

小恋人,哦,是的,小恋人。他对这个称呼满意极了。和伴侣相比带了点俏皮,相较情人又少了几分情色的意味,和他心上的小朋友相称极了。对的,还有小。他正正好比他大了两岁,虽然只有一个半月的时间。这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他内心作为强大一方的遐想。

 

之后他便看到了他,他的小恋人,在约定的地方,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于是他扑了过去,这样说或许并不合适,但那确实比走快得多,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像熟知自己的身体一般熟悉王源的身体,在无数个因工作而同衾共眠的夜晚。毫不夸张地来说,他甚至比王源还要熟知他每一根头发的手感,又或者是每一颗痣的方位。又正如他现在所做的那样,食指指尖轻柔地摩挲着王源,他的王源后颈的小痣。

王源抬起头,一如往常地给了他一个恬和的笑,因着新身份的转换还带了些许羞赧。

这让王俊凯的心的每一处都充满了跃动的欢喜。他实在是太喜欢他了,难以言说的喜欢。而这时的他,作为恋人的他,又或者可以说他年轻的身体,早已经不能满足于这轻浅的肌肤相亲了。他想要的,迫切需要的,是更深入更进一步的了解和共情,就如同他一直想象的那样,他几乎就要把他嵌进自己的身体了。不过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欲,即便他已经蠢蠢欲动了无数个日夜。

他的小恋人还太小了。

事实上,也只是在他的眼里,乖巧灵动得像个烂漫无辜的孩子。他想他还可以再等等,等他的小恋人十八岁,又或者是十六岁,再把这一切一点一滴地逐渐教授给他。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大把的青春,等他的小恋人,和他,一起,慢慢长大。

所以现在他只是轻轻地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不带任何情欲的。

如同一位纵情的富户,信心满怀地把最为昂贵的筹码——他的爱情——奢侈地赌给了漫长的时间。

 

他们俩在湖边绕了一圈又一圈,例行着情侣们守则的第一条——漫步西湖,你知道的,每一座城市都有那么一潭可称作西湖的小水洼。

杨柳垂岸,湖风生凉,舞榭亭台,佳偶一双,勉强也算得上是略略养眼的风景了。

但这对他们,两个无比熟悉对方的一对儿来说又不过只是日常。与平日偶尔共同遛嘟嘟时的情景分毫无差。如若一定要说有哪里不同,那大概便是平时有些时候还会勾肩搭背呢。

他们是如此地拘谨而庄重,甚至连手都没有碰到,但却总能让偶尔不慎闯入他俩小天地的晨跑者感受到他们仿佛下一步就要步入教堂一般的气场。

不一样的,不一样了,一切都不一样了,湖里的每一缕空气都怀揣着甜蜜隐蔽的忐忑雀跃与芬芳。

 

 

今晚会有一场好梦吧,王俊凯想。

一定会的,王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