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拉西扯广播电台

想要谈恋爱!😲

【文】

这一日王俊凯起了个大早。

 

秋末山城的清晨不可不被称为萧索。连绵的秋雾罩住了整座城市高昂的头颅,黄叶飒飒地落在行道的两旁,连同前日有幸躲过保洁员扫把的,残存在下水道夹缝里的那些,被过路的行人踩出噼啪的声响。

 

王俊凯踩着轻快的步子在行道上噼里啪啦的疾走着,穿着大件的风衣,还有一条浅灰的薄围巾,不让人认出来,要知道这个日子秋意已经很深了。

他的嘴角还挂着笑,回忆着刚刚做下的傻事——在百货超市偌大的玻璃橱窗上写下了他和王源,他的小恋人,的名字,还有一颗内敛而别扭小爱心——虽然被他擦掉了。但他还是像个偷吃了蜜糖的孩子,又或者说小仓鼠更为合适一些,为这曾经存在过的,昭示他巨大喜悦的文字,而窃窃感到高兴。

 

俄国某位大文豪曾经留下过这样的言语,“当我们爱别人的时候,生活是美好快乐的。”而此时的王俊凯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心境。

朗朗的晴空会突然下雨吗?地球会忽然停转吗?河水会倒流吗?整条银河的星星会在某一个晚上扑通扑通砸下来吗?

可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下雨了又如何?地球停转又如何?河水倒流星辰掉落又如何?

他,王俊凯,恰恰步入十六周岁,刚刚晋升为王源,哦,王俊凯的王源,的恋人的王俊凯。如果可以的话,我是说,如果快乐和满足可以转化成力量的话,他大概可以将乌云驱散,叫地球运转,重新挖一条顺流的大河,把掉落的星星一颗一颗装回原来的地方发热发光。

你看吧,爱是多么的奇妙啊。

 

王俊凯看了看表,加紧了脚下的步伐,他可不想让他的小恋人久等。虽然手表的指针离见面的时间还差了四分之三个大圈,根本不可能晚到,甚至可能还要再等半个小时之久。

小恋人,哦,是的,小恋人。他对这个称呼满意极了。和伴侣相比带了点俏皮,相较情人又少了几分情色的意味,和他心上的小朋友相称极了。对的,还有小。他正正好比他大了两岁,虽然只有一个半月的时间。这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他内心作为强大一方的遐想。

 

之后他便看到了他,他的小恋人,在约定的地方,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于是他扑了过去,这样说或许并不合适,但那确实比走快得多,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像熟知自己的身体一般熟悉王源的身体,在无数个因工作而同衾共眠的夜晚。毫不夸张地来说,他甚至比王源还要熟知他每一根头发的手感,又或者是每一颗痣的方位。又正如他现在所做的那样,食指指尖轻柔地摩挲着王源,他的王源后颈的小痣。

王源抬起头,一如往常地给了他一个恬和的笑,因着新身份的转换还带了些许羞赧。

这让王俊凯的心的每一处都充满了跃动的欢喜。他实在是太喜欢他了,难以言说的喜欢。而这时的他,作为恋人的他,又或者可以说他年轻的身体,早已经不能满足于这轻浅的肌肤相亲了。他想要的,迫切需要的,是更深入更进一步的了解和共情,就如同他一直想象的那样,他几乎就要把他嵌进自己的身体了。不过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欲,即便他已经蠢蠢欲动了无数个日夜。

他的小恋人还太小了。

事实上,也只是在他的眼里,乖巧灵动得像个烂漫无辜的孩子。他想他还可以再等等,等他的小恋人十八岁,又或者是十六岁,再把这一切一点一滴地逐渐教授给他。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大把的青春,等他的小恋人,和他,一起,慢慢长大。

所以现在他只是轻轻地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不带任何情欲的。

如同一位纵情的富户,信心满怀地把最为昂贵的筹码——他的爱情——奢侈地赌给了漫长的时间。

 

他们俩在湖边绕了一圈又一圈,例行着情侣们守则的第一条——漫步西湖,你知道的,每一座城市都有那么一潭可称作西湖的小水洼。

杨柳垂岸,湖风生凉,舞榭亭台,佳偶一双,勉强也算得上是略略养眼的风景了。

但这对他们,两个无比熟悉对方的一对儿来说又不过只是日常。与平日偶尔共同遛嘟嘟时的情景分毫无差。如若一定要说有哪里不同,那大概便是平时有些时候还会勾肩搭背呢。

他们是如此地拘谨而庄重,甚至连手都没有碰到,但却总能让偶尔不慎闯入他俩小天地的晨跑者感受到他们仿佛下一步就要步入教堂一般的气场。

不一样的,不一样了,一切都不一样了,湖里的每一缕空气都怀揣着甜蜜隐蔽的忐忑雀跃与芬芳。

 

 

今晚会有一场好梦吧,王俊凯想。

一定会的,王源想。

评论(51)

热度(10)